• 首頁
  • 危機公關
  • 聲譽管理
  • 理論體系
  • 案例分享
  • 關于我們
  • 危機管理第一人游昌喬:80%企業不重視危機管理

    2020-04-28 18:33| 發布者: | 查看: |

    記者印象
    他是一個對自己有要求的人,一邊毫不客氣地說著自己江郎才盡,沒有新東西可講了,另一邊卻還在對一套在市場上被廣泛應用十多年的危機管理體系進行查缺補漏,重新完成了優化;他是一個有情懷的人,他給這套剛優化完的理論體系起名為CEOCAP(CEO的帽子),如果一個企業不重視危機管理,那么他就丟掉他的帽子的,甚至企業的生命;他是一個有理想還似乎有點可愛的人,他認真地說,希望有一天危機管理會像質量管理那么深入人心,將來規范企業的除了ISO9000族質量認證,還會有一套叫CEOCAP的危機管理認證標準。

    問:您被業界譽為“危機管理第一人”,這套被命名為CEOCAP的危機管理模型是一套什么樣的體系?您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這個模型的?
    游昌喬:首先,危機管理第一人是過謄之詞,我們只是長期聚焦于這個領域而己,做了點還算扎實的工作而己。我們把危機管理CEOCAP體系分成六個子體系,分別是Consciousness system 意識體系、Early warning system 預警體系、Organizational system 組織體系、Command system 指揮體系、Assessment system 評估體系和Planning system 計劃體系,我們通過相應模塊對各個子體系進行測評,對企業的危機管理從各個角度進行健康度檢查,并形成治理方案。
    我在2003年開始關注“危機管理”這個概念,2004年提出理論的初步模型,然后花了兩年時間梳理完善,2006年正式對外推出。眾所周知,2003年是中國互聯網元年,且那一年還發生了非典,無論是國家層面、企業層面還是個人層面,都充分認識到危機管理的重要性。另外,2004年顧雛軍和郎咸平的“郎顧之爭”也給了我很大的沖擊和啟發,也讓我意識到一個問題,為什么這么像顧雛軍這么優秀的企業家,他所領導的這么輝煌的企業在危機來臨的時候,這么不堪一擊?我們是不是能夠從體系、制度和流程方面來入手,做一些關于企業危機管理的系統研究,并用這些理論來幫助到企業家和企業?
    隨著研究和積累的深入,我愈發堅定地認為,企業要持續健康發展,應該建立兩個體系:質量管理體系和危機管理體系。前者解決如何對內管理的問題,建立制度和流程,確保產品和服務的質量,是企業的生命線;后者解決如何對外溝通的問題,建立機制和體系,確保企業在公眾中有好的、可信賴的聲譽,是企業的生命力。沒有前者,企業活不了,沒有后者,企業活不久。

    問:從您2003年提出危機管理,到現在17年過去了,這段時間里您提出的危機管理模型以及危機公關5S原則一直被業界廣泛應用。在您看來,國內企業的危機管理處于一個什么樣的發展階段?
    游昌喬:我特別喜歡把我們國家的衛生管理和危機管理作一個類比。實際上全世界對衛生管理都經歷了4個重要發展階段階:
    第一個階段是“救死扶傷”,這個階段病人的病已經很明顯,需要動手術、下猛藥,整個治療過程是比較傷筋動骨的,而且己經太晚了;
    第二個階段是疾病管理,盡早對癥治療,使病情得到控制,不至于惡化;
    第三個階段是健康管理,從平時作息飲食及運動保健等方面進行綜合管理,減少疾病的發生;第四個階段是源頭管理,從基因、從優生優育階段著手。
    實際上,危機管理整體發展也是類似。回頭看國內的企業危機管理發展水平,依舊有80%的企業還處于救死扶傷階段,不重視危機管理,一旦出事后倉促應對,損失慘重;而大概15%的企業,處于疾病管理的階段,在問題顯露端倪的時候就開始管理,避免問題的擴大化;而大概只有5%的企業是處于健康管理或源頭管理的階段。

    問:我仔細看了CEOCAP模型的各個子體系里面各個打分項,再結合您剛剛提到的數據,說明能遵循整個危機管理模型來執行的企業依舊是鳳毛麟角,只能是有實力有重視品牌的大企業。那是不是意味著,這套理論體系是為大企業服務的,中小企業并不適用?
    游昌喬:首先我認為這是一個誤解。這個模型就跟我們吃飯一樣,豐儉由人,不同規模和不同發展階段的企業,可以匹配不同層次的框架應用以及子類分項。
    其次,我為什么要把這個模型命名為CEOCAP,就是因為不可否認危機管理必須是一個一把手工程,企業的掌舵者如果不重視和關注危機危機管理,那么這個體系就很難運作起來,當問題暴露出來后,丟掉的可能不僅僅是掌舵者的帽子,甚至可能是企業的生命。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大企業的掌舵人從理論和實踐的積累、策略、眼界以及格局各個方面而言,都確實比中小企業更容易去接受并推行危機管理,而中小企業對危機管理的重視程度還需要進一步加強。
    有人說,中小企業都顧著生存了,哪來的心思和實力去做危機管理?這個又是另一個誤解了。我認為首先要把“做生意”和“做企業”區別開來。“做生意”的可能更著眼于眼前,而“做企業”的除了想把生意做好,還更關注企業品牌和信譽,會有更長遠的規劃。而只要企業基礎打得好,把危機管理工作都做在前面,不僅很多問題得到了預防,而且真正危機來臨的時候,反而可以用很小的代價去解決問題。
    我們計劃結合大數據和AI手段,為大企業做好咨詢服務的同時,也為中小企業提供低成本高效率的線上診斷、線上咨詢以及線上培訓,讓更多的中小企業意識到重視危機管理的重要性。接下來我們還會加大對中小企業危機公關案例的整理和研究。比起那些受到更廣泛關注的大企業案例而言,中小企業的案例對于中小企業的參考學習意義更為直觀,更容易引起重視。

    問:您聚焦危機管理已經17年時間,并且還打算繼續聚焦下去,對這個領域您對自己有什么要求和期許嗎?
    游昌喬:2006年我出了三本書,后來就沒出過了。第一是因為這些年我不停在講課,講危機管理體系和危機公關5S原則,沒什么新東西可講了,覺得自己江郎才盡(爽朗地笑)。第二個是這些年在一線為企業做咨詢和培訓,越來越發現自己無論在理論還是實踐應用方面都還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所以這些年一直在積累,在查缺補漏。
    今年因為疫情的關系,很多企業都面臨了危機,所以我結合這些年的實踐積累,把原來的危機管理體系進行了優化升級,使它成為一個更容易以結果為導向、更容易量化操作的一個聲譽管理體系,并且命名為CEOCAP。
    前不久有出版社的朋友向我約稿,我打算把我這些年的感悟總結提升一下,再出版。這些年我一直和企業站在市場一線,時代在變,科技在更迭,我也越來越意識到,當危機來臨時,企業最重要的決策,就是肩負起它的社會責任。如果說之前講究的是“術”,那么現在我更關注“道”,一個優秀并且具備長遠發展潛力的企業,它必然有它自己的“道”,那是一種與社會、人文、環境、商業等一切外在共生共榮的法則。
    我希望可以花十年時間,讓危機管理像質量管理一樣深入人心。譬如,我們可以攜手學界和業界,從法規層面去建立適用于企業危機管理的標準和規范。相信不久將來,危機管理體系,就跟質量管理體系一樣,是每個企業必須要建立的東西,企業除了要拿ISO9000的質量認證,還需要拿CEOCAP危機管理能力認證。
    我希望幾十年上百年過后,大家說起危機管理,我的研究會是它發展歷程上不可忽略的一筆。
    <
    >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百号分布图